韩愈的诗文全集

送区弘南归

唐代韩愈

穆昔南征军不归,虫沙猿鹤伏以飞。汹汹洞庭莽翠微,
九疑镵天荒是非。野有象犀水贝玑,分散百宝人士稀。
我迁于南日周围,来见者众莫依俙.爰有区子荧荧晖,
观以彝训或从违。我念前人譬葑菲,落以斧引以纆徽。
虽有不逮驱騑騑,或采于薄渔于矶。服役不辱言不讥,
从我荆州来京畿。离其母妻绝因依,嗟我道不能自肥。
子虽勤苦终何希,王都观阙双巍巍。腾蹋众骏事鞍鞿,
佩服上色紫与绯。独子之节可嗟唏,母附书至妻寄衣。
开书拆衣泪痕晞,虽不敕还情庶几。朝暮盘羞恻庭闱,
幽房无人感伊威。人生此难馀可祈,子去矣时若发机。
蜃沉海底气升霏,彩雉野伏朝扇翚。处子窈窕王所妃,
苟有令德隐不腓。况今天子铺德威,蔽能者诛荐受禨.
出送抚背我涕挥,行行正直慎脂韦。业成志树来颀颀,
我当为子言天扉。

龊龊

唐代韩愈

龊龊当世士,所忧在饥寒。但见贱者悲,不闻贵者叹。
大贤事业异,远抱非俗观。报国心皎洁,念时涕汍澜。
妖姬坐左右,柔指发哀弹。酒肴虽日陈,感激宁为欢。
秋阴欺白日,泥潦不少干。河堤决东郡,老弱随惊湍。
天意固有属,谁能诘其端。愿辱太守荐,得充谏诤官。
排云叫阊阖,披腹呈琅玕.致君岂无术,自进诚独难。

送石洪处士赴河阳幕得起字

唐代韩愈

长把种树书,人云避世士。忽骑将军马,自号报恩子。
风云入壮怀,泉石别幽耳。钜鹿师欲老,常山险犹恃。
岂惟彼相忧,固是吾徒耻。去去事方急,酒行可以起。

哭杨兵部凝陆歙州参

唐代韩愈

人皆期七十,才半岂蹉跎。并出知己泪,自然白发多。
晨兴为谁恸,还坐久滂沱。论文与晤语,已矣可如何。

送李六协律归荆南(翱)

唐代韩愈

早日羁游所,春风送客归。柳花还漠漠,江燕正飞飞。
歌舞知谁在,宾僚逐使非。宋亭池水绿,莫忘蹋芳菲。

从潮州量移袁州,张韶州端公以诗相贺,因酬之

唐代韩愈

明时远逐事何如,遇赦移官罪未除。北望讵令随塞雁,
南迁才免葬江鱼。将经贵郡烦留客,先惠高文谢起予。
暂欲系船韶石下,上宾虞舜整冠裾。

早春雪中闻莺

唐代韩愈

朝莺雪里新,雪树眼前春。带涩先迎气,侵寒已报人。
共矜初听早,谁贵后闻频。暂啭那成曲,孤鸣岂及辰。
风霜徒自保,桃李讵相亲。寄谢幽栖友,辛勤不为身。

奉和虢州刘给事使君三堂新题二十一咏。稻畦

唐代韩愈

罫布畦堪数,枝分水莫寻。鱼肥知已秀,鹤没觉初深。

游城南十六首。题于宾客庄

唐代韩愈

榆荚车前盖地皮,蔷薇蘸水笋穿篱。
马蹄无入朱门迹,纵使春归可得知。

忆昨行和张十一

唐代韩愈

忆昨夹钟之吕初吹灰,上公礼罢元侯回。车载牲牢瓮舁酒,
并召宾客延邹枚。腰金首翠光照耀,丝竹迥发清以哀。
青天白日花草丽,玉斝屡举倾金罍。张君名声座所属,
起舞先醉长松摧。宿酲未解旧痁作,深室静卧闻风雷。
自期殒命在春序,屈指数日怜婴孩。危辞苦语感我耳,
泪落不掩何漼漼.念昔从君渡湘水,大帆夜划穷高桅。
阳山鸟路出临武,驿马拒地驱频隤.践蛇茹蛊不择死,
忽有飞诏从天来。伾文未揃崖州炽,虽得赦宥恒愁猜。
近者三奸悉破碎,羽窟无底幽黄能。眼中了了见乡国,
知有归日眉方开。今君纵署天涯吏,投檄北去何难哉。
无妄之忧勿药喜,一善自足禳千灾。头轻目朗肌骨健,
古剑新劚磨尘埃。殃消祸散百福并,从此直至耇与鲐。
嵩山东头伊洛岸,胜事不假须穿栽。君当先行我待满,
沮溺可继穷年推。

答柳柳州食虾蟆

唐代韩愈

虾蟆虽水居,水特变形貌。强号为蛙哈,于实无所校。
虽然两股长,其奈脊皴皰。跳踯虽云高,意不离泞淖。
鸣声相呼和,无理只取闹。周公所不堪,洒灰垂典教。
我弃愁海滨,恒愿眠不觉。叵堪朋类多,沸耳作惊爆。
端能败笙磬,仍工乱学校。虽蒙勾践礼,竟不闻报效。
大战元鼎年,孰强孰败桡。居然当鼎味,岂不辱钓罩。
余初不下喉,近亦能稍稍。常惧染蛮夷,失平生好乐。
而君复何为,甘食比豢豹。猎较务同俗,全身斯为孝。
哀哉思虑深,未见许回棹。

读皇甫湜公安园池诗书其后二首

唐代韩愈

晋人目二子,其犹吹一吷。区区自其下,顾肯挂牙舌。
春秋书王法,不诛其人身。尔雅注虫鱼,定非磊落人。
湜也困公安,不自闲穷年。枉智思掎摭,
粪壤污秽岂有臧。诚不如两忘,但以一概量。
我有一池水,蒲苇生其间。虫鱼沸相嚼,日夜不得闲。
我初往观之,其后益不观。观之乱我意,不如不观完。
用将济诸人,舍得业孔颜。百年讵几时,君子不可闲。

奉和虢州刘给事使君三堂新题二十一咏。柳巷

唐代韩愈

柳巷还飞絮,春馀几许时。吏人休报事,公作送春诗。

朝归

唐代韩愈

峨峨进贤冠,耿耿水苍佩。服章岂不好,不与德相对。
顾影听其声,赪颜汗渐背。进乏犬鸡效,又不勇自退。
坐食取其肥,无堪等聋瞶.长风吹天墟,秋日万里晒。
抵暮但昏眠,不成歌慷慨。

宿曾江口示侄孙湘二首(湘,字北渚,老成之子)

唐代韩愈

云昏水奔流,天水漭相围。三江灭无口,其谁识涯圻。
暮宿投民村,高处水半扉。犬鸡俱上屋,不复走与飞。
篙舟入其家,暝闻屋中唏。问知岁常然,哀此为生微。
海风吹寒晴,波扬众星辉。仰视北斗高,不知路所归。
舟行忘故道,屈曲高林间。林间无所有,奔流但潺潺。
嗟我亦拙谋,致身落南蛮。茫然失所诣,无路何能还。

和裴仆射相公假山十一韵

唐代韩愈

公乎真爱山,看山旦连夕。犹嫌山在眼,不得着脚历。
枉语山中人,匄我涧侧石。有来应公须,归必载金帛。
当轩乍骈罗,随势忽开坼。有洞若神剜,有岩类天划。
终朝岩洞间,歌鼓燕宾戚。孰谓衡霍期,近在王侯宅。
傅氏筑已卑,磻溪钓何激。逍遥功德下,不与事相摭。
乐我盛明朝,于焉傲今昔。

寄卢仝(宪宗元和六年河南令时作)

唐代韩愈

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
一婢赤脚老无齿。辛勤奉养十馀人,上有慈亲下妻子。
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至今邻僧乞米送,
仆忝县尹能不耻。俸钱供给公私馀,时致薄少助祭祀。
劝参留守谒大尹,言语才及辄掩耳。水北山人得名声,
去年去作幕下士。水南山人又继往,鞍马仆从塞闾里。
少室山人索价高,两以谏官征不起。彼皆刺口论世事,
有力未免遭驱使。先生事业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绳己。
春秋三传束高阁,独抱遗经穷终始。往年弄笔嘲同异,
怪辞惊众谤不已。近来自说寻坦途。犹上虚空跨绿駬。
去年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耘耔。国家丁口连四海,
岂无农夫亲耒耜。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
假如不在陈力列,立言垂范亦足恃。苗裔当蒙十世宥,
岂谓贻厥无基阯.故知忠孝生天性,洁身乱伦定足拟。
昨晚长须来下状,隔墙恶少恶难似。每骑屋山下窥阚,
浑舍惊怕走折趾。凭依婚媾欺官吏,不信令行能禁止。
先生受屈未曾语,忽此来告良有以。嗟我身为赤县令,
操权不用欲何俟。立召贼曹呼伍伯,尽取鼠辈尸诸市。
先生又遣长须来,如此处置非所喜。况又时当长养节,
都邑未可猛政理。先生固是余所畏,度量不敢窥涯涘。
放纵是谁之过欤,效尤戮仆愧前史。买羊沽酒谢不敏,
偶逢明月曜桃李。先生有意许降临,更遣长须致双鲤。

喜侯喜至赠张籍张彻

唐代韩愈

昔我在南时,数君常在念。摇摇不可止,讽咏日喁噞.
如以膏濯衣,每渍垢逾染。又如心中疾,针石非所砭。
常思得游处,至死无倦厌。地遐物奇怪,水镜涵石剑。
荒花穷漫乱,幽兽工腾闪。碍目不忍窥,忽忽坐昏垫。
逢神多所祝,岂忘灵即验。依依梦归路,历历想行店。
今者诚自幸,所怀无一欠。孟生去虽索,侯氏来还歉。
欹眠听新诗,屋角月艳艳。杂作承间骋,交惊舌互bc.
缤纷指瑕疵,拒捍阻城堑。以余经摧挫,固请发铅椠。
居然妄推让,见谓爇天焰。比疏语徒妍,悚息不敢占。
呼奴具盘餐,饤饾鱼菜赡。人生但如此,朱紫安足僭。

示爽

唐代韩愈

宣城去京国,里数逾三千。念汝欲别我,解装具盘筵。
日昏不能散,起坐相引牵。冬夜岂不长,达旦灯烛然。
座中悉亲故,谁肯舍汝眠。念汝将一身,西来曾几年。
名科掩众俊,州考居吏前。今从府公召,府公又时贤。
时辈千百人,孰不谓汝妍。汝来江南近,里闾故依然。
昔日同戏儿,看汝立路边。人生但如此,其实亦可怜。
吾老世味薄,因循致留连。强颜班行内,何实非罪愆。
才短难自力,惧终莫洗湔。临分不汝诳,有路即归田。

南内朝贺归呈同官

唐代韩愈

薄云蔽秋曦,清雨不成泥。罢贺南内衙,归凉晓凄凄。
绿槐十二街,涣散驰轮蹄。余惟戆书生,孤身无所赍。
三黜竟不去,致官九列齐。岂惟一身荣,佩玉冠簪犀。
滉荡天门高,著籍朝厥妻。文才不如人,行又无町畦。
问之朝廷事,略不知东西。况于经籍深,岂究端与倪。
君恩太山重,不见酬稗稊。所职事无多,又不自提撕。
明庭集孔鸾,曷取于凫鹥.树以松与柏,不宜间蒿藜。
婉娈自媚好,几时不见挤。贪食以忘躯,鲜不调盐醯。
法吏多少年,磨淬出角圭。将举汝愆尤,以为己阶梯。
收身归关东,期不到死迷。

辛卯年雪

唐代韩愈

元和六年春,寒气不肯归。河南二月末,雪花一尺围。
崩腾相排拶,龙凤交横飞。波涛何飘扬,天风吹幡旂。
白帝盛羽卫,鬖髿振裳衣。白霓先启途,从以万玉妃。
翕翕陵厚载,哗哗弄阴机。生平未曾见,何暇议是非。
或云丰年祥,饱食可庶几。善祷吾所慕,谁言寸诚微。

山南郑相公樊员外酬答为诗…樊封以示愈依赋十四韵以献

唐代韩愈

梁维西南屏,山厉水刻屈。禀生肖剿刚,难谐在民物。
荥公鼎轴老,享斡力健倔。帝咨女予往,牙纛前岔坲.
威风挟惠气,盖壤两劘拂。茫漫华黑间,指画变恍欻.
诚既富而美,章汇霍炳蔚。日延讲大训,龟判错衮黻。
樊子坐宾署,演孔刮老佛。金舂撼玉应,厥臭剧蕙郁。
遗我一言重,跽受惕斋栗。辞悭义卓阔,呀豁疚掊掘。
如新去耵聍,雷霆逼飓f2.缀此岂为训,俚言绍庄屈。

路傍堠(以下四篇并元和十四年出为潮州作)

唐代韩愈

堆堆路傍堠,一双复一只。迎我出秦关,送我入楚泽。
千以高山遮,万以远水隔。吾君勤听治,照与日月敌。
臣愚幸可哀,臣罪庶可释。何当迎送归,缘路高历历。

送张侍郎(张贾,时自兵侍为华州)

唐代韩愈

司徒东镇驰书谒,丞相西来走马迎。
两府元臣今转密,一方逋寇不难平。

孟生诗(孟郊下第,送之谒徐州张建封也)

唐代韩愈

孟生江海士,古貌又古心。尝读古人书,谓言古犹今。
作诗三百首,窅默咸池音。骑驴到京国,欲和熏风琴。
岂识天子居,九重郁沈沈。一门百夫守,无籍不可寻。
晶光荡相射,旗戟翩以森。迁延乍却走,惊怪靡自任。
举头看白日,泣涕下沾襟。朅来游公卿,莫肯低华簪。
谅非轩冕族,应对多差参。萍蓬风波急,桑榆日月侵。
奈何从进士,此路转岖嶔。异质忌处群,孤芳难寄林。
谁怜松桂性,竞爱桃李阴。朝悲辞树叶,夕感归巢禽。
顾我多慷慨,穷檐时见临。清宵静相对,发白聆苦吟。
采兰起幽念,眇然望东南。秦吴修且阻,两地无数金。
我论徐方牧,好古天下钦。竹实凤所食,德馨神所歆。
求观众丘小,必上泰山岑。求观众流细,必泛沧溟深。
子其听我言,可以当所箴。既获则思返,无为久滞淫。
卞和试三献,期子在秋砧。
韩愈个人简介-韩愈生平成就

韩愈

韩愈(768~824)字退之,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思想家,河阳(今河南省焦作孟州市)人,汉族。祖籍河北昌黎,世称韩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称韩吏部。谥号“文”,又称韩文公。他与柳宗元同为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主张学习先秦两汉的散文语言,破骈为散,扩大文言文的表达功能。宋代苏轼称他“文起八代之衰”,明人推他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作品都收在《昌黎先生集》里。韩愈在思想上是中国“道统”观念的确立者,是尊儒反佛的里程碑式人物。

©2018 我爱诗词网 | 古诗大全 | 诗词名句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唐诗三百首 | 网站地图 |